实修实证的祖师–四依大士才是真正的善知识!

实修实证的祖师--四依大士才是真正的善知识!

上大学临毕业,都有专门的指导教授,虽然指导的老师只有一位,但并不是别的科目就不是你老师了。还有我们读书的时候,会有很多学科的老师,但是班主任却只有一位。所以,修行人学佛也是一样,讲法的法师,只要是具足正见,定慧等持,那都是我们的善知识,但是专门的指导法师,一般要有一位最有信心的,那样一旦法师们之间出现不同的意见和看法,可以有一个抉择。但是这个所依又不是为师是从,而是自己的依止师,要能帮我们去除迷惑,因机说教,或者可以从经典之中找出更可靠的证据来指导我们,也就是我们的根本依止即是法依止,要以经典为尊。

而若是完全要以人言当佛言的“人依止”,完全可以为师是从的话,那最低也得是大彻大悟的人,按照教理上来说,那就是要以凡夫身通达佛知见,即是具烦恼性能知如来秘密藏的三贤四善根人,即是涅槃经中所说的初依大士。(所以说,不是自己称祖师就是祖师了,不是古来的古师就是祖师了)

这种人圆伏五住烦恼,自相续中虽然没有断除烦恼,但是所有的见思无明,都已经伏住而不起作用,这样的人绝不会以情见和烦恼心说法,知则言知,不知则言不知,所说所解皆依佛典,所指所示皆称佛心,就像智者大师一样,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说法无碍,智解超群。又像宗门一些大彻大悟的祖师一样,圆融自在,施设无碍,随缘就可以下一转语,不拘语言文字,打破行人固有思路,超情离见,或棒喝、或默然,时时提携行人回光返照,契入本心。

因为这种人,圆开佛眼,深悟佛心,所以可以迥出典章,应众生根机而随心施化,正如法华经云:“若说俗间经书,治世语言,资生产业等,皆顺正法”,又如经中所说,“若遇余佛,于此法中便得决了”,即是说的这种人。又如涅槃经中所说:“声闻之人虽有天眼故名肉眼。学大乘者虽有肉眼乃名佛眼。”又如蕅益大师所云:“名字位中真佛眼,未知毕竟付何人?”(名字位中人,圆解佛乘,知见不缪,故亦可做众生明导,然未圆伏五住烦恼,故非四依大士。)(蕅益大师在给陈旻昭的信中,谦称自己十五六年“仅开得名字即佛位中一只清净肉眼,于佛菩提,了了得知;归家道路;明如指掌。”——原话出自《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神异典”,较被成时法师删减的《灵峰宗论》更完善。)

而真正有修为的重量级祖师,例如蒙佛悬记的弥勒、马鸣、龙树等大菩萨,或者是各宗的开山祖师智者、六祖、道宣律师等等,他们都是以原典为尊,并且深悟佛旨,解行相应,所说所解,决定不违佛经。例如《瑜伽师地论》、《大乘起信论》、《大智度论》、《法华三大部》、《六祖坛经》、《南山三大部》等,这都是祖师通过自己真实的悟解和修证,把经文律典中的奥义全盘托出,而且圆满判释了经典的大小偏圆,还有如来讲法的方便次第,乃至是戒律安立的根本意趣、开遮持犯。给我们末代修行人指明了捷径,让我们有法可依,有路可循,不至于师心自用,妄解佛经,从而入宝山而空回,或误会佛心,入邪知见。

而有些人可能认为祖师说的有可能是为了适应当时众生的根机,而做的方便说,其实我们看佛经也是一样,佛陀所说的经典也是当机而说,若是不当机的言论,那肯定是无益之谈。但是我们此方祖师的讲法,不仅适合此地众生的根机,而且还整理判释了如来一代时教的权实顿渐,更容易让大家入佛觉海,明识佛心,正所谓义蕴佛经,名出智者。否则经文中的很多奥义,尤其是法华经,若没有祖师的悟解导引,只是让我们自己来理解的话,那就像是看故事书一样了,而我们是很难准确的把握每一句经文所蕴含的深义的,正如法华经中有一段文,“其车高广众宝庄校。周匝栏楯四面悬铃。又于其上张设幰盖。亦以珍奇杂宝而严饰之。宝绳交络垂诸华缨。重敷綩綖安置丹枕。驾以白牛。肤色充洁形体姝好。有大筋力。行步平正。其疾如风。又多仆从而侍卫之。”,一般人看看,可能认为这就是在描述一辆牛车的相貌,其实呢,经中所要表达的深义确非如此。

我们来看看智者大师的解释:竖彻三谛之源名高。横收十界名广。即其事高广也。止观二法为车二轮。无量道品为众宝庄严也。陀罗足能遮恶不起。持善不失。即周匝栏楯也。四辩即四面悬铃也。慈悲普覆即是张设幰盖。十力无畏十八不共法等。即珍奇杂宝而严饰之也。四弘誓愿能要持诸行即是宝绳交络。四摄能悦物心。即是垂诸华缨。三三昧即是重敷綩筵。四门归宗休息诸行。名安置丹枕。四念处慧能破八倒之黑。即是驾以白牛。四正勤勤生二善。即是肥壮多力。勤遮二恶。即是肤色充洁。四如意足即是形体姝好。五根磐固不可移动。即是有大筋力。七觉调停沉浮得所。名为行步。八正道无二边邪。名平正。六度助道即是又多仆从而侍卫之。不起法爱即是其疾如风。是则圆观心十界一切法门。能运出二边生死。直至佛果。故名大乘车也。

所以,若是真实已经圆伏五住烦恼,或者证入圣位的大乘四依人,的确是可以作为我们的可靠依止的,这些都是末世弘经的如来使,所说当做佛说看。正如涅槃经如来性品中关于四依大士的开示中所云:“善男子。是四种人亦复如是。为此无上大法之将。”

这样以祖师为尊,才可以对破现代博地凡夫的知见,才可以树立起解经的权威来,要知道祖师深达佛心,深会佛意,有时候原典还未传来,就已经发挥其奥义,示导于人了。即使是祖师所说,因未见闻全藏,有极少部分为个人所解,但于其根本法印,于实相法门绝无半点差池,绝不会误导众生。所以说,若是祖师的话也不可相信了,那么后来人的言论,便更不足为凭,若是不依祖师之解来解佛经了,那么若依现代人的讲解,肯定是去佛甚远了。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明静讲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