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土门与圣教门

净土门与圣教门

道友来电话与我探讨净土宗的流派现象,认为各执一隅、大有分河饮水之势。问我对此有何看法?就学佛历程来说,我是先学净土,后攻天台教观,对净土法门并不陌生,对此现状也是感慨嘘嘘。

学术界将中国净土宗分三个流派:慧远大师何禅观流,善导大师的持名流,慈愍三藏的万善同归流。净宗十三代祖师就是这几个流派的大德集成,以日本学术界为主流的僧俗两界就大惑不解了,认为这是混淆净土宗的宗旨,让净土宗失去了它应有的纯粹性,让净土宗成为寓宗(可用各宗教理融摄解读),是净土宗发扬光大的障碍,唯有还原善导大师的净土流,才能使净土宗大放异彩。

犹其是现下从日本传入渐渐兴起的本愿法门,还原净土宗善导流,打造纯粹的净土信仰,是这个流派弘扬净土法门的核心方式,对传统的净土宗造成很大的冲击。近年来搞《新净土五经》的某法师,就是间接的引用这种流派的观点弘扬净土,造成了与传统净土宗的分裂,引起教界不少大德的重视与深思。

太虚大师曾说戒律是各宗修行的基础,净土是各宗最后的归宿,本来不应称宗,但由于历代有大德专弘又已体系化,也可以方便称宗。净土宗的判摄体系是由善导大师完成的,谈净土法门就无法绕开“净土宗判摄”这个事实,也由于对大师教判的不同解读,造成了观念上的诸多混乱。

大师净土门与圣道门,专修与杂修的判摄,中国的大德都有正确的解读,那就是净土法门“竖与一切法门浑同,横与一切法门迥异”,大乘佛教都以如来藏一心为极谈,净土法门也不例外,也就是说在所依的理体,所依的正见与圣教门同一圆顿,与天台华严三论唯识相通,所以可以用各宗教理解读弘扬。他宗是仗自力了生死证菩提,谓之竖出三界,净土是仗佛愿加持横出三界,这是不共的法门特色。

所以净土门不可离开圣道门,否则就会沦落为天国的信仰,各宗解读净土门的时候又不可忽略仗佛愿加持这个不共的特色,否则净土门又混同于圣道门。这是中国净土宗的祖师大德弘扬净土宗的方式,虽然分三个流派,但都依三法印与一实相印,都讲二谛中道诸法实相,都同契佛心同为佛教,又都赞叹四十八愿的不思议加持之力,都认为净土法门横超三界为“胜异方便”,都认为诸行法门,念佛一门最为稳当,从一部《净土十要》中将此观点阐述的淋漓尽致。净土宗在中国千年以来,与各宗水乳无间又不失净土宗特色,也不违善导大师之判摄,就是把握了与诸诸宗“非同非异”这一中道。

自从日本法然上人在净土门之上再抉择个“本愿门”,认为这是对净土门的终极化,这种抉择有意无意间,就将净土门完全从圣教门中脱离出来,甚至对净土门法义也造成断章取义的解读,一句佛号解决一切问题,给人有种“学教理无用论”与“修学其它法门无用论”的错觉。对有宗派修学基础的学人,是大有帮助的,对没有教理基础的人,就是祸福参半了。对佛号功德的绝对化,也就无形中造成了对教理、戒律、甚至佛教本身的信仰淡化与无视,也就是本来诸宗共荣又不失各自宗风的传统净土宗,被定位于寓宗的由来。

如果完全立足于“本愿门”,不立足于净土门与圣道门,这与善导大师的教导是大相径庭的,不但造成净土门弘扬的混乱,已经游离于佛教门之外,成了变相的天国信仰,这种“纯粹的净土法门”太过于极端,对佛教而言“弊大于利”,我们所有的佛门弟子,都要认清与重视这种现像,千万不可累及正法、遮佛光明,成为断佛种性的一阐提人。

2017-06-10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明静讲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