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感应故事(白话)】晋三郤

晋三郤

【原文】

晋三郤害伯宗[1],谮而杀之。韩献子曰:“郤氏其不免乎[2]!善人,天地之纪也[3],而骤绝之[4],不亡,何待?”晋厉公侈,多外嬖[5],欲尽去群大夫,而立其左右。胥童、夷阳五、长鱼矫,皆怨郤氏,而嬖于厉公。厉公将作难[6],胥童、夷阳五帅甲将攻郤氏。长鱼矫请无用众,抽戈结衽[7],而伪讼者[8]。三郤谋于社,矫以戈杀驹伯、苦成叔于其位(驹伯即郤锜,苦成叔即郤犨)。温季曰:“逃威也[9]。”遂趋,矫及诸其车,以戈杀之,皆尸诸朝。(《左氏传》)

【注释】

[1]三郤:郤锜、郤犨、郤至,皆晋国大夫。伯宗:晋国大夫。

[2]不免:不能免于难。

[3]纪:纲领,纲纪。

[4]骤:屡次。

[5]外嬖:外宠。

[6]作难:发起祸端。

[7]衽:衣襟。

[8]伪讼:伪装成争讼的样子。

[9]威:此处读为“畏”,指无罪被杀。

【译文】

晋国三郤陷害伯宗,诬陷以后再杀了他。韩献子说:“郤氏恐怕不能免于祸难吧!善人,是天地间的纲纪,而屡次加以杀害,不灭亡还等什么?”晋厉公生性奢侈,有很多宠爱的臣子,他想要全部去掉其他的大夫,而立他的左右心腹为大夫。胥童、夷阳五、长鱼矫三人都和郤氏有私怨,并且都被厉公宠信。厉公准备发动祸难,胥童和夷阳五率领了甲士八百人打算攻打郤氏。长鱼矫请求不要兴师动众,抽出戈来,把衣襟打结,装成一副大家争讼的样子。三郤正好在社中商谈,长鱼矫趁机用戈将郤锜和郤犨刺死在座位上。郤至说:“冤枉死不如逃走。”于是快步奔逃。长鱼矫追上他的车子,用戈刺死了他,三人都陈尸在朝廷上。

【评语】

按伯宗为晋之善人,每朝,其妻必戒之曰:“盗憎主人,民恶其上,子好直言,必及于难[1]。”故孔子曰:“邦无道,危行言逊[2]。”奈何伯宗见识,不惟不及圣人,并不及其妻。亡其身,且以重其仇之罪,故言君子所当戒也。

【注释】

[1]及:遭受。

[2]危:端正。

【译文】

按,伯宗是晋国的大善人,每次上朝,他妻子总要提醒他说:“盗贼憎恨抢劫和偷盗的对象,老百姓讨厌当官做老爷的,你说话没遮拦,难免要闯祸。”所以孔子说:“国家混乱,说话行事都要谨慎小心。”可怜伯宗的见识,不仅比不上圣人,也比不上他妻子。他自己因此死掉不说,还让杀他的人也犯下罪过,所以君子应当引以为戒。

………………………………………………

分享朋友圈,法布施功德无量!
南无阿弥陀佛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佛法讲堂 ):【中国历史感应故事(白话)】晋三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