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感应故事(白话)】石奋

石奋

【原文】

石奋以积劳为大中大夫[1],无文字,恭谨无比。长子建、次子甲、子一、子庆,皆以孝谨官至二千石[2]。因号奋为万石君。归老于家,以岁时为朝臣[3],过宫门必下车趋[4]。见路马必式[5]。子孙来谒,必朝服见之[6],不名。子孙有过,为便坐[7],对案不食。诸子相责,肉袒谢罪[8],改之,乃许。建老,白首为郎中令[9],每五日洗沐归,谒亲,取亲中裙[9],厕牏[10],身自浣涤,不令万石君知。建为郎,事有可言,屏人恣言极切;至廷见,如不能言者,是以上尊礼之。庆为齐相,举齐国皆慕其家行,不言而齐国大治。(《石奋列传》)

【注释】

[1]积劳:积功。

[2]孝谨:孝顺而恭谨。

[3]岁时:每年一定的季节或时间。

[4]趋:古代的一种礼节,以碎步疾行表示敬意。

[5]路马:古代指为君主驾车的马。式:通“轼”。以手抚轼。为古人表示敬意的一种礼节。

[6]朝服:君臣上朝时穿的礼服。

[7]便坐:指坐于别室。

[8]肉袒(tǎn):脱去上衣,裸露肢体,古人在祭祀或谢罪时以此表示恭敬。

[9]白首:白发,指年老。

[10]中裙:即内裤。

[11]厕牏():便器。

[12]浣涤:洗涤

【译文】

石奋因为任劳任怨而官至大中大夫,不认得字,待人十分恭敬谨慎。长子石建,次子石甲,儿子石一,子庆都因为孝顺恭谨,而做到二千石的官。因此大家都管石奋叫万石君。石奋告老回家的时候,仍旧按时节朝拜皇帝,路过宫门,一定下车快步走。见到皇帝的御马,一定作揖敬礼。子孙来谒见,一定穿上礼服接待,不直呼姓名。子孙中谁犯了过错,便叫他到偏房坐下来,和他对着桌子,不吃饭。儿子们都责备那人(犯错之人)的过失,让他脱去上衣,袒露着肩膀,向石奋谢罪,直到改正为止。石建年纪大了,令头发白了仍担任郎中,每隔五日梳洗沐浴回家,拜见父亲,拿了父亲的内裤及便器,自己偷偷地亲自清洗,不让父亲知道。石建担任郎中令,遇到可以向皇帝进言的事情,就屏退旁人,和皇帝据理力争。到了朝廷朝见的时候,却像不会说话一样,因此皇帝十分亲近他尊重他,对他以礼相待。石庆在齐国为相,全齐国的人都倾慕他家的道德品行,不用说话下命令,齐国就治理得很好。

【评语】

古人云,敬,德之聚也。能敬必有德,石家父子,以敬谨持躬[1],故事君则忠,事父则孝,教子则慈,治民则化。文王以小心翼翼而兴周,武侯以一生谨慎而治蜀,至晋而士大夫[2]竞尚旷达,倮身相对[3],子呼父名,谓礼法岂为我辈设,遂召五胡之乱[4]。后之君子,当知所以自处矣[5]

【注释】

[1]敬谨:恭谨。

[2]士大夫:指官吏或较有声望、地位的知识分子。

[3]倮身:裸体。

[4]五胡:晋武帝死后,晋室内乱,北方少数民族匈奴族的刘渊及沮渠氏赫连氏,羯族石氏,鲜卑族慕容氏及秃发氏乞伏氏,氐族苻氏吕氏,羌族姚氏,相继在中原称帝,史称“五胡”。

[5]自处:自持,自居。

【译文】

古人说,恭敬是德行的聚中体现。懂得恭敬的人必定也有操行道德,石家父子,做人恭敬谨慎,所以辅佐君王十分忠心,服伺父母非常孝顺,教导子女慈爱,统治人民就很容易。周文王稳重小心而使周朝崛起,诸葛亮一生谨慎而令蜀国大治。到了晋代,官吏与知识分子都崇尚轻狂放荡的风气,不拘礼法以至于连衣服都不穿,儿子公然直呼父母的名字,还妄称礼法哪能拘束自己,结果召致外族入侵。后代的君子,应当从中汲取教训,知道做人的道理。

………………………………………………

分享朋友圈,法布施功德无量!
南无阿弥陀佛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佛法讲堂 ):【中国历史感应故事(白话)】石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