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台九祖传讲义(四十五)

所有学士,如怨诈亲,亦不可信。诸王剎利,亦复如是。择!择!择!择!

 这是朱陵四择中的后二择。3、学士诈亲者:学士就是那些学者、文人。他们实际上对佛法并没有真正的信心,只是当作一门学问来进行研究。因此,为了显示他自己学问渊博,就想来考考你,以此来提高自己。所以一开始他会装作很热心的样子和你套近乎,而实际上在骨子里他还是看不起你的。这就象两个怨家,为了面子的缘故,平日里见面时也相互打哈哈,心里却恨不得把对方给咬死!对于这种人是绝对不能相信的。前面在讲慧文大师传记时曾经提到过有五种问答的方式,在这里就要进行好好地应用、抉择了,不可上当。4、诸王剎利者:简单讲就是那些当官的和有名望的人,对这些人也要小心为上。前面的郢州刺史刘怀宝和南定州刺史等就是最好的例子。因此慧思大师在最后连说了四个“择”字,意思是提醒大家一定要注意啊!这就是有名的朱陵四择。

在和信众的接触过程中,有很多事项必须加以注意,我觉得倓虚法师在《影尘回忆录》中的一段话讲得很好,特抄录如下:“本来在家人对出家人所尊重、所仰望的,是道德、修行。如果当法师的无论和任何人见面,不谈佛法专谈世法,什么政治、经济、军事、文化、时事长短如何一大套,专门迎合人的心理,以为自己的学识丰富,这未免有失出家人的本份了。其实,谈这些事,出家人和在家人比,相差太远了。因为在家人从小到老以此为职业,对这各方面都是专门的。如果出家人跟他谈这些事,那简直是班门弄斧。在家人至至诚诚,跑很远的路,去拜访一位法师,为的是久在名利场中挣扎,想去找一位法师谈谈佛法,恬静自己的心理,解脱自己的烦恼。如果当法师的不能观机逗教开示一番,未免使人大失所望,也引不起人的信心来。”

在这里慧思大师劝人对于那些道俗信徒、文人学者,乃至当官的、有钱的,都要进行抉择,有时甚至还要远远避开。但现在有些人却偏偏一个劲儿地往上凑,这又是为什么呢?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名利心未忘!总想攀个法缘,要点名,要点利,或者想着以后办事会方便一点,这些都是看不破、放不下的表现。如果是从菩提心出发,是真正地为佛法、为国土、为众生而忙碌,那么尚且有情可原。否则那些所谓的“忙”就是你业障深重的表现,与魔业相应!

所以在《影尘回忆录》里倓虚法师又说:“我在各处讲经讲开示,常以六个字劝人,就是看破!放下!自在。世间上的苦恼,都是因人看不破,看不破就放不下,放不下就不得自在。能看的破,就能放的下;能放的下,就得自在。无论任何人,也无论任何事,都是这样。看破了就放下了,放下了就自在了。看破就是般若德,放下就是解脱德,自在就是法身德。众生之所以为众生,是因众生有执迷。有执迷就是看不破,看不破就放不下,放不下就整天烦烦恼恼,是是非非,不得自在。佛之所以为佛,也并不是他另外有一个佛性,就因他对任何事理没有执迷。没有执就是看的破,看的破就放的下,因种种都放下,所以佛能随缘不变、不变随缘的自在。用功的方法不在多少,如果你拿这一句话:看破、放下、自在,来作一个尺度,在每做一件事,或想一件事时,用它来测量一下,那些无明烦恼,自然就少了。如果你能把所有一切执迷看的破,成佛都有余。只是你对目前的境界打不开,让无明烦恼缠缚着,所以才轮回于生死之中。不过这种事情,说容易也极容易,说难也极难,要在寻常日用中去锻炼。”

现在大家能够聚在一起共同学习《天台九祖传》,这种缘分非常殊胜。同时也希望大家在学习过程中,对传文不要轻轻看过,或者只是作为一种知识来掌握,那就得不偿失了。而是应该反观自心,认真地去体会领解,“见贤思齐”,这才是学习祖师传记的真义所在。思之思之,深有望焉。

 

(注:法智慈云,皆云朱陵四择是也。道俗劝讲者、强劝令讲者、学士诈亲者、诸王剎利者,如是四类,皆须择之也,已上文并见《南岳愿文》。)

  朱陵,是南岳衡山的别称。因为慧思大师又称南岳尊者,所以把他所提出的这四种抉择称之为“朱陵四择”。

第十七祖法智知礼大师在《四明尊者教行录 ·谢圣果法师作指要序启》中有云:“念朱陵之四择,已抱忸怩;绎荆溪之妙言,更增嗤鄙。”而慈云遵式大师在《天竺别集》中有《慎箴》一首,内云:“习蓼忌甘,服组恶白;揭日揭月,既毁既厄。赤城四难,朱陵四择;斯石有泐,斯言是赫。”所以在小注中说“法智慈云,皆云朱陵四择是也”。至于下面四择的具体内容,在前面已经讲过了,不再重复。

 

师名行远闻,学徒日盛,众杂精粗,是非数起。

  慧思大师的名声和德行在很远的地方都能听闻得到,为此学生一天比一天地多了起来。如《续高僧传》云:“其中英挺者,皆轻其生、重其法,忽夕死、庆朝闻。相从跨险而到者,填聚山林。”

然而人多了,难免良莠不齐。杂,混杂。精粗,犹言好坏。数,音朔,频繁之意。也就是说在众多的人当中,混杂有好的,也有坏的,于是是是非非各种口舌纠纷就频繁地起来了。

不知大家有没有经验:当人少的时候,反而气氛比较和睦,彼此之间相处也很好。当人太多时,意见纷杂,就容易闹小团体、小党派,在那时你想要做点事情就困难得多了。因此,当智者大师第一次入天台山时,其中一个理由就是以前人少的时候,来几个成就几个。而现在人多了,成就的却反而少了。因此智者大师才决定息缘于天台山,“以展平生之志”。

 

乃顾徒属曰:“大圣在世,不免流言。况吾无德,岂逃此债。债是宿作,时来须受,此私事也。齐祚将倾,佛法暂晦,当往何方,以避此难?”

  顾,回视。属,通“嘱”,即嘱托、托付。大圣,佛的尊号,《法华经·方便品》曰:“慧日大圣尊。”《法华经弘传序》曰:“非大圣无由开化。”流言,即谣言,没有根据捏造的话。

慧思大师看到“众杂精粗,是非数起”,于是回头看着那些徒众嘱咐说:以前佛陀应化在世的时候,都免不了有流言蜚语。何况我没有任何德行,怎么逃得了这些是非债呢!

“大圣在世,不免流言”是指佛在世的时候也曾经遭人诽谤,比如佛曾经受到旃荼女谤。有一次佛正在说法的时候,有一个旃荼女用脸盆之类的东西绑在肚子上,假装怀孕,来到佛前毁谤说:“沙门何以不说家事?乃说他事。今汝自乐,不知我苦。汝先共我通,使我有身,今当临月。事须酥油以养小儿,尽当给我。”大家听了后不禁愕然,都低头默不作声。这时释提桓因化作一只老鼠,钻到她的衣服里面咬断了绑脸盆的绳子,于是脸盆就掉了下来。这时大家才明白过来,皆大欢喜。于是世尊讲了这次被谤的过去世因缘:往昔有佛,名尽胜如来。会中有两位比丘,一名无胜,一名常欢。这时波罗柰城有一个妇女,名字叫善幻。因为无胜比丘修行比较好,所以善幻总是供养他。而常欢比丘没有修行,所以供养微薄。于是常欢比丘兴嫉妒心,诽谤无胜比丘和善幻私通,以败坏他们的名誉。因为这个缘故,所以今世受到旃荼女的毁谤。而当时的常欢比丘就是佛陀的前生,善幻即是现在的旃荼女。

连佛陀都有被人毁谤的时候,所以慧思大师对这些是非看得很清楚,认为那些都是以前所造的宿业,当时候到来的时候就必须安心受报,这些都是个人的私事。然而齐祚将倾,祚,原义是指皇位,代指国家。意思是说北齐这个国家马上就要灭亡了,佛法也将暂时受到影响而晦冥不显,我应该到哪里去暂避这种灾难呢?

以上都是慧思大师的话语,而往下的小注是解释“齐祚将倾,佛法暂晦”两句的。


诸供养中,法供养最,随喜转载,普利群蒙。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明静讲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