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台九祖传讲义(七十七)

【陈太建八年(576),39岁】

八年,师安居佛陇岁偶失稔,众皆随意去住,师与慧绰种苣拾象(注:苣者巨胜,胡麻也。象即橡斗子,檡树子也。)安贫无戚。

  在陈太建八年,亦即公元576年的时候,智者大师安居于佛陇。就在这一年,庄稼失收,值遇了饥馑。稔rěn,庄稼成熟,如稔年(丰收之年)。失稔即庄稼不成熟,值遇了饥年。如《史记》卷四十云:“民特尤贫,连年失稔,草衣藿食,稍有流亡。”

由于山上缺粮,大众师“随意去住”,愿意留的就留,想到其他地方去参学的就走,而智者大师与慧绰法师等“种苣拾象,安贫无戚”,安于贫穷而毫无忧愁之态。

种苣jù,小注上说:“苣者巨胜,胡麻也”,亦即一般所说的芝麻,又称狗虱、油麻,含油量高,是食用油料作物。《神农本草经》云:“胡麻,味甘平,无毒。主治伤中虚羸,补五内,益气力,长肌肉,填脑髓。久服轻身不老。”因此在古代有“胡麻饭”,即胡麻烧成的饭。相传东汉永平年间(58—75)﹐剡县人刘晨﹑阮肇入天台山采药﹐在桃源附近遇到二位女子邀至家﹐食以胡麻饭。留了半年以后﹐等他们再还乡时﹐子孙已历七世。后来以“胡麻饭”表示仙人的食物。

拾象,象即橡斗子,亦即橡栗,栎树的果实,含淀粉,可食,也叫橡实、橡子、橡果。在古代有橡子面,即橡实磨成的粉,味苦,可以充饥。《晋书·挚虞传》云:“粮绝饥甚,拾橡实而食之。”兴慈老法师说橡栗又名芧xù,《庄子·齐物论》:“狙公赋芧,曰:‘朝三而暮四。’众狙皆怒。曰:‘然则朝四而暮三。’众狙皆悦。名实未亏而喜怒为用,亦因是也。”

小注上又说“檡树子也”,檡zhái树一般的解释都说它木理细密而坚韧,古用作射箭的扳指,没有看到说它有果实可以吃的,因此这四个字可以去之。

孔子曰:“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矣。”现在智者大师饭胡麻,食橡斗,心安其贫,略无忧戚。

 

【陈太建九年(577),40岁】

九年二月,帝下诏曰:“禅师佛法雄杰,时匠所宗,训兼道俗,国之望也。宜割始丰县调(注:天台在六朝时名始丰。调,徒吊反,税赋也),以充众费。蠲两户民,用给薪水。”于是众复来集。

  当陈宣帝陈顼了解到这个情况后,于第二年亦即太建九年二月的时候下诏说:“瓦官禅师是佛门当中的雄才俊杰,为大臣们所尊崇宗仰。禅师的教化普被在家出家,深受全国人民的敬仰。因此应该划割始丰县的赋税给寺院,以便充当寺院日常的各种费用。并且免除两户居民的各种官方差役,专门来为寺院服务,进行担柴挑水等日常工作。”

时匠,本义是指当代掌政柄的大臣,这里当是泛指有名望的人。望,人所敬仰的,有名的,而非“希望”之意。

始丰县,三国时孙吴置始平县,晋朝时改为始丰县,唐朝时称唐兴县,五代吴越国时才称为天台县,以天台山而得名。

调diào,“徒吊反”,这是反切法,是中国传统的一种注音方法,用第一个字的声母和第二个字的韵母、声调,拼成另一个字的音。例如“塑,桑故切”,第一个字“桑sāng”取其声母,即s;第二个字“故gù”取其韵母和声调,即ù,然后把两者合并起来得出读音sù。但由于语音的演变,古代的反切法有时已经不能用现代的拼音拼出正确的读音了,以“调”字为例,如果仍旧用“徒吊反”来读,则其最后的读音为tiào,这显然是不对的,在这里应该读作     diào。

“割始丰县调”,并非是把始丰县所有的赋税都交给寺院,从北魏到隋代所实行的是租、调、力役制度,到唐代对受田课丁征派的赋役则调整为租庸调。凡丁男授田一顷,岁输粟二斛,稻三斛,谓之租;岁输绢二匹,绫、絁shī二丈,布加五之一,绵三两,麻三斤,非蚕乡则输银十四两,谓之调;役人力,岁二十日,闰加二日,不役者日纳绢三尺,谓之庸。可见,租主要是指田赋,调主要是指绢赋,力役或庸主要是指劳役参兵制度。

在隋代,征调是按丁口来计量的,称户调。现在把天台县所有的“县调”亦即绢赋,都归修禅寺使用,这对寺院的经济是一种强有力的保障,因此“众复来集”,原先离开的僧人又重新回到了佛陇。正如《敕修百丈清规》卷五曰:“准律云:比丘有法有食处应住,有法无食处亦应住,无法有食处不应住。”《别传》上说:“众因更聚,亦不为欣。”真可谓是“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

陈宣帝所下之诏见《国清百录·太建九年宣帝敕施物第九》,亦见《全陈文》卷三。

 

【陈太建十年(578),41岁】

十年五月,左仆射徐陵,以禅师创寺启于朝,赐号修禅(注:尚书毛喜题篆,今名大慈)。

  第二年的五月,左仆射徐陵把智者大师创建寺院的事情报告给朝廷,于是陈宣帝赐号为修禅寺,事见《国清百录·太建十年宣帝敕给寺名第十》。

小注里面说当时“修禅寺”的寺匾是由尚书毛喜所题写的。题篆,即题写(寺名)。修禅寺又名禅林寺,宋大中祥符元年(1008)改称为大慈寺。《全宋诗》卷一叶清臣有《大慈寺》诗云:“佛陇光沉茂草平,树林犹作诵经声;一心三观休分别,秋静山高海月明。”可惜修禅寺于明洪武十七年(1384)为风雨所坏,至今未能修复。

 

陈郡袁子雄,新野庾崇,二人登山,值讲《净名》,即专心斋戒,连辰听法。

  教材上“专心斋戒”误为“传心斋戒”,应改。

陈郡袁子雄,陈郡,秦置郡,西汉改为淮阳国,东汉章和二年(公元88年)改为陈国,治所在陈县(今河南省淮阳县)。东汉献帝时改为陈郡,隋开皇初废。

新野庾崇,西汉置,治所在今河南省新野县。东汉末刘备投奔刘表,就是屯兵于此。北周改名棘阳,隋初复旧名,唐并入稷县。

陈郡的袁子雄和新野的庾崇这两个人来到天台山,正好值遇智者大师在寺讲《净名经》,于是就专一其心地奉守斋戒,连日听法。

《净名经》,《维摩诘经》之通称。维摩诘,意译净名,净者清净无垢之谓,名者名声远布之谓。《维摩经》有三译:一吴支谦译,题为《维摩诘经》;二为秦罗什译,题为《维摩诘所说经》,三卷;三唐玄奘译,题为《说无垢称经》。三译中流行盛者为罗什译本,智者大师有《维摩经玄疏》六卷以解经题,常称为《净名玄》。又有《维摩经文疏》二十八卷以解经文,常称为《净名广疏》。后来唐湛然大师将其略为十卷,称《维摩经略疏》,世称为《净名疏》。

在修禅寺的北边,有一块椭圆形大石,称为“智者大师说法台”,相传智者大师经常在这里为大众讲说佛法。有一次在讲《净名经》时,忽为大风,吹散经卷至五里外始落地,智者大师自后赶去,因感其灵异及当地山水秀丽,于是就在该处建造净居,原名就叫“净名寺”。后来荒废,于唐天祐年间(904~907)重建,初名高明寺。后唐清泰三年(936),改称智者幽溪道场。北宋大中祥符元年(1008),又改额净名寺。其后一般多称高明寺,明万历年间,传灯大师重兴。寺内原藏有智者大师的紫金钵及天竺贝叶经。

斋戒,斋的本意是指清净,后来逐渐转指不过中食。因为凡是持斋,则必有戒,故斋戒二字自古并称。广义言之,指清净身心而慎防懈怠;狭义而言,则指八关斋戒,这里是泛指严守戒法以屏绝一切嗜欲的意思。

 

雄见堂前有山,琉璃映彻,山阴曲涧,跨以虹桥。梵僧数十,皆手擎香炉,登桥入堂。雄以告崇,崇称不见,雄因发心改造讲堂。

  修禅寺的前面是比较开阔的,并没有山林等的阻挡,但有一次陈郡的袁子雄忽然看见在讲堂的前面现出一座高山,象琉璃一样晶莹剔透。山朝北的一面有一条弯弯曲曲的溪涧,在溪涧的上面建有拱曲如虹的长桥。有数十个梵僧手里拿着香炉,登上虹桥进入讲堂。

所现瑞相即是东方妙喜世界无动如来国土,如《净名经》卷下云:“是时佛告舍利弗,有国名妙喜,佛号无动,是维摩诘于彼国没,而来生此……于是维摩诘心念,吾当不起于座,接妙喜国铁围山川,溪谷江河……乃至无动如来,及菩提树,诸妙莲华,能于十方作佛事者,三道宝阶,从阎浮提至忉利天,以此宝阶,诸天来下。”因此《三宝感应要略录·第十八隋朝智者大师讲净名经感应》(T51,辽代纯慧大师非浊著)中云:“讲净名经次,忽见三道宝阶从空而下。阿閦佛土一会,俨然而现。十数梵僧,执香炉入堂。遶顗三匝,赞曰:善哉智顗,玄悟佛意,吾来影响,感应如是。”智者大师一生的感应非常多,这只不过只是其中之一而已。

袁子雄把自己所看到的告诉给新野的庾崇听,但庾崇却说自己没有看见,于是袁子雄就发心改造讲堂。


诸供养中,法供养最,随喜转载,普利群蒙。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明静讲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