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台九祖传讲义(九十二)

此死相现也。

  这句话是对前面三种梦境的总结,不管是风吹塔坏,还是师友相送,都是表示我圆寂的日子不远了,意思十分明了,而不是象安藤俊雄那样瞎猜胡编的。 

 

吾忆少时之梦,当终此地,所以每欣归山,今奉冥告,势必不久。

  我回忆起少年时候所做之梦,正当终于此地,所以我总是盼望能够早日回到天台山,现在得到暗示,势必不久于世。

 

吾终后,当藏尸于西南峰,累石周龛,植松覆坎。立二白塔,使见者发菩提心。

  教材上“复”应改为“后”,“一”应改为“二”。

我圆寂后,应当把我安葬在西南别峰,亦即金地岭和银地岭之间,现在的智者塔院所在地。先在灵龛的周围累上石头,然后再种植松柏等覆荫于坟穴之上。在坟龛前立两座白塔,使看到的人发菩提心。累,重叠,堆积。

任林豪《智者大师出家寺院与肉身塔释疑》文末云:“塔曰‘定慧’,摄乱意为定,观照事理为慧,因而又名‘止观’。《法华经·序品》说:‘又见佛子,定慧具足’,正是智者大师龛前立二白塔的最圆满解释。”

 

又经少时,语弟子曰:“商行寄金,医去留药,吾虽不敏,狂子可悲。”乃口授《观心论》,随语疏成。

  商行寄金,典出《涅槃经·寿命品》:佛告诸比丘,汝于戒律有所疑者,今恣汝问,我当解说。时诸比丘,即白佛言:世尊,我等无有智慧,能问如来。所以者何?如来境界不可思议,所有诸定不可思议,所演教诲不可思议,是故我等无有智慧能问如来。世尊,譬如老人,年百二十,身婴长病,余命无几。有一富人,缘事欲行,,寄是老人,而作是言:我今他行,以是宝物,持用相寄。或十年还,二十年还,汝当还我。是时老人即便受之,而此老人,复无继嗣,其后不久,病笃命终。所寄之物,悉皆散失。财主行还,偿索无所。这是比喻诸声闻等,不久住世,不堪付嘱大法。

又譬如有人,年二十五,盛壮端正,眷属宗亲,悉皆存在。亦有人来寄其宝物,语其人言:我有缘事,欲至他处,事讫当还,汝当还我。是时壮人守护是物,如自己有,又展转托付亲属,彼人既归,索还无失。这是比喻大心菩萨,智慧猛利,能教化众生,如来堪付大法,永为流传而不散失。

医去留药,语出《法华经·如来寿量品》:譬如良医,以他事往,家多诸子,误饮毒药,闷乱于地。父归治药,不失心者,服而即愈(譬宿根深厚,一化便转)。余失心者,而不肯服(譬宿根微弱,不生精进)。父设方便,权留好药,复至他国,遣使还告,汝父已死。诸子闻之,心大忧恼,自惟孤露,方即服药,毒病皆愈。

不敏,不明达,不敏捷,多为谦语。《国语·晋语二》:“款也不才,寡智不敏,不能教导,以至于死。”《后汉书·列女传·曹世叔妻》:“鄙人愚暗,受性不敏。”

狂子,本义狂妄无礼的人,这里是指有狂慧而不发精进之者。

智者大师悲悯弟子,怕自己圆寂以后,弟子们无所依怙,于命将终,仍口授《观心论》以遗警策。如佛说《涅槃》扶律谈常,以救末世。如佛说《法华》,令种佛种,父子义成。后世子孙,依教进修,终因斯脱。诸佛如来,大德祖师,可谓恩被万世,“永锡尔类”矣。

《观心论》,一卷,别名《煎乳论》,收于T46。智者大师于临入灭前鉴于弘法之人为利物故,多施加水之乳,致令听者失真味道,乃说诸经之根本在于观心一法。内容设三十六问而劝勉实修观法,历来受到天台宗人的重视。章安灌顶大师撰有《观心论疏》五卷以注解此文。

 

十月,王遣使入山奉迎。师即日散施什物,以与贫乏。标杙山下,以拟殿堂(注:杙音弋,橛也)。画作图形,以为模式。诫其徒曰:“后若造寺,一用此法。”

  教材上“戒”字应改为“诫”。

什物,什即杂、聚之意,此指个人所有的私人器物。

十月,晋王杨广派遣使者入山来奉请迎接智者大师,于是大师于当天把什物分散布施给了那些贫困乏无资具的人。在山下标立木桩,用来拟定造设寺院殿宇堂舍的范围。画好图样,用来作为以后造寺的标准样式。并且告诫徒众说:“以后如果造立寺院,一概采用这个法则样式。”

 

或疑山涧险峙,何能成寺?师曰:“此非小缘,乃是王家所辨(注:俗辦)。”众不测其旨。

讲  有的人怀疑智者大师所指定的地方山林溪涧太过险峻,怎么可能建立寺院呢?于是智者大师回答说:“建造这座寺院并非小小的因缘就能成就的,而是王家之所成办。”大家都不明白这句话的含义。《别传》讲到此处时云:“合众同闻,互相推测。或言是姓王之王,或言是天王之王,或言是国王之王。喧喧成论,竟不能决。今事已验,方知先旨,乃说帝王之王。”

辨bàn,是“辦”的古字,今作“办”,亦即备办、成办。《周礼·考工记序》:“或审曲面势,以饬五材,以辨民器。”宋王观国《学林·辨》:“古无从力之‘辦’,止用‘辨’字。”又《南山行事钞》云:“此违谏等戒……或但有因用,终不辨果。局佛在世有,灭后所无。”此中“辨”字也是通于“辦”的,意为成功,办成。

 

次日,随使出山,行次石城,乃称有疾。

第二天,和使者出山,行到新昌县石城寺的时候,才自称疾病增重。

次,旅行所居止之处所,旅次、舟次等。

石城,即今浙江绍兴新昌县,因县东北三十里有石城山,故名。宋贺铸《忆仙姿》词:“日日春风楼上,不见石城双桨。”康有为《过石城》诗:“城墙何盘盘,苔莓封之厚。沿溪绕曲曲,帆樯在前后。云此是石城,小邑万家有。”

乃,副词,才。《书·盘庚上》:“若农服田力穑,乃亦有秋。”《战国策·齐策四》:“先生所为文市义者,乃今日见之。”

 

谓智越曰:“大王欲使吾来,吾不负言。吾知命在此,故不须前进。石城是天台西门,大佛是当来灵像,处所既好,宜最后用心。衣钵道具,一分奉弥勒,一分充羯磨。

对智越法师说:“晋王想让我前来,我没有背弃约定。不过我知道我将命终在这里,因此不需要再向前进发了。石城山是天台山的西面门户,大佛是当来下生弥勒菩萨的灵瑞之像,地方既然这样的好,正好适宜最后的用功办道。我的三衣钵具等一切学道之器,一份供养弥勒菩萨,一份入于僧团充当羯磨。”

石城寺佛像,位于新昌市城南一点五公里的石城山谷中,又名石城寺,因寺内有石雕弥勒大佛像而闻名。此寺创建于东晋永和年间(345~356),先是高僧昙光在石城山下,就崖结庐,久而成寺,名为隐岳寺。而石像的造显发愿始于僧护,齐明帝建武年中(495~497),师于寺后山崖凿石造像,梁天监(502~519)初年,造像尚未完成,师即示寂。僧淑继之,后以资力不足又辍。梁天监六年(507),武帝遣僧祐律师续成之,完成于梁天监十五年(516)。主持者历护、淑、祐三僧,故世称三世石佛。大佛像高约十四公尺,头部高约五公尺,耳长约三公尺,目长一公尺余,世称江南第一大佛。

道具,修道时所用的器物,通常有三衣六物、十八物、百一物等,《翻译名义集》卷十八“犍椎道具篇”举出:犍椎、舍罗(筹)、锡杖、军迟(瓶)、滤水器、数珠、浮囊等十一种。至后世,一般的日常应用器具亦称道具。唯其能够资身,即是增长善法之具。

 

语已,右胁西向而卧,专念弥陀、观音及般若名。

  说完以后,面向西方向右作吉祥卧,一心专念阿弥陀佛和观世音菩萨的圣号以及摩诃般若波罗蜜多的名称。

注意:这里的“念”不单单只是指持名念佛,而是有实相念佛“据乎心性观彼依正”的含义在内。否则只是口中念般若名,有何大利?当知,能观皆是一心三观,所观皆是三谛一境。毘卢遮那,遍一切处,一切诸法,皆是佛法。“故知果佛圆明之体,是我凡夫本具性德,故一切教所谈行法,无不为显此之觉体。故四三昧,通名念佛,但其观法,为门不同。如一行三昧,直观三道,显本性佛。方等三昧,观袒持显。法华兼诵经,观音兼数息,觉意历三性,此等三昧,历事虽异,念佛是同。”

因此不要一见“念佛”二字,就当持名念佛会。学天台者,虽然不废持名念佛,但又不会仅仅局限于此,必定融汇有实相念佛的,谓“托彼安养依正之境,用微妙观。专就弥陀,显真佛体。虽托彼境,须知依正同居一心。心性遍周,无法不造,无法不具。若一毫法从心外生,则不名为大乘观也。行者应知,据乎心性,观彼依正,依正可彰。托彼依正,观于心性,心性易发。所言心性,具一切法,造一切法者,实无能具所具,能造所造,即心是法,即法是心,能造因缘及所造法,皆悉当处全是心性。是故今观,若依若正,乃法界心观法界境,生于法界依正色心。天台圆妙念佛幽深玄绝如此,不可便以愚夫愚妇有口无心的持名念佛相比拟。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明静讲堂